《恐怖直播》:好故事的样子

Posted on 2014-03-02

周末看了一部韩国电影,名字叫做《恐怖直播》。是的,咋一听是以为是一部悬疑片,某个电视台冒死进入某个诡异的地方进行探险,蛇虫鬼怪什么都跑出来,特效满天飞的那种。嗯,类似于《鬼吹灯》、《夺宝奇兵》、《苜蓿地》和《木乃伊》这一类的东西。

但是,这不是悬疑片,也不是探险片,这是故事片,说的是现实,说的是人生。

韩剧最近非常火,但是我真是对韩剧无感,只能看看韩国电影。《继承者们》没有看,《来自星星的你》没有看,甚至年代久远的《蓝色生死恋》我也没有看过,唯一一部我完整看过的韩剧就是《雪之女王》(好吧,我在写的时候已经忘了这部剧叫什么名字,搜了好几遍才搜到正确的名称,而且还在豆瓣上确认了故事简要,才隐约觉得是这部)。但是无可否认的是韩剧对爱情的刻画是要么是童话式的,要么是悲惨世界式的,女生们喜欢看,大概是因为里面的剧情大概就是她们想要的爱情的样子吧。

好,先不扯淡韩剧,说回韩国电影。

先说我对这部电影的评价:2014年现在为止看过最好的电影。

《恐怖直播》的故事是这样的:一名受贿降职的主播尹英华从电视台来到了电台,主持一个谈论时事的节目,在主持电台节目过程中,他接到一名自称是工地工人朴鲁圭的电话,朴鲁圭想在电台图吐槽政府。尹英华看势头不对,心想这货吐槽要吐槽到什么时候,于是就切换广告,谁知道这电台的后台接线是有bug的(这个bug必须得有,否则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需要对方挂才可以接入下一个来电,于是电台的后台人员拼命地叫他挂线,这朴鲁圭就是不挂,并且说我不吐槽了,我要发动恐怖袭击,我要炸桥。

看到这个桥段,是不是觉得很熟悉,无数的底层人员在面对不公的时候申诉无门,无法通过合法的途径得到公正的处理,大多数就会选择在公众场合或者在媒体里发出声音。如果声音得不到重视,感觉自己的存在严重被藐视,就觉得自己成了这个社会的受害者。如果有了受害者的心态,他们就会选择报复社会。

朴鲁圭就是。

尹英华一听,说你这货居然吐槽不成就要炸桥了,难道说每个人打电话过来说要炸政府我都要在电台播吗?我现在已经降职了,再让你搞搞,我岂不是连电台主持都不要干了。

最后,尹英华说,炸吧,你有种你就炸吧。

朴鲁圭说,好吧,那我真炸了。

于是,朴鲁圭立刻将电视台附近的麻浦大桥给炸了。

尹英华一看,你妹的!麻浦大桥还真倒了!极速心跳过之后,他觉得他真遇上一个恐怖分子了,一转念,他觉翻身的时候到了,既然朴鲁圭要搞大事情,我也要做大事,于是他选择不报警,而是向上级打了个电话要求做电视直播……

这就是恐怖直播。

一直以来我都很讨厌剧透的人,关于电影情节我就不说了,只是想为这电影正正名而已。名字起得不好,真的就没有人看了。

《恐怖直播》并没有拍成像《保持通话》那样的主旋律,也没有像《警察故事2013》那样的结局。恐怖分子没有经过一翻的诱导之后就改邪归正,金盘洗手。这种事情出现得多了并不是世界的常态,故事该如何发展就如何发展,甚至会出现意向不到的结局。

我喜欢能讲好故事的电影,无论它是不是大片,无论它是不是来捞钱的,只能将一个故事完完整整讲好,什么拜金,什么植入广告,什么讽刺政治我都不管了,只要能够有一个瞬间,一个画面,一段音乐,一句台词能够引起思考,抵达心底,这样就够了。

《恐怖直播》就是这样的一部电影,虽然它小成本,虽然它小空间,虽然它人员小,但是这丝毫不妨害它成为一部好电影。

故事的最后,我看着画面缓缓倒下,令我想起《搏击俱乐部》的结局,只不过,一个人在里面,另一个人在外面。

2014年3月2日 14:00:52 60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