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烟喝酒这件事

Posted on 2014-03-06

大概在八九岁的时候,那时候我正在读二三年级,堂哥比我大四五岁,他们已经会吸烟了,看着他们吸烟,自己不抽烟就好像不合群的样子。

当时的电视到处都那么一个情节,某个人吸了有毒品的烟就开始上瘾,随后就倾家荡产地去买毒品烟来吸。我妈就经常告诫我千万不要吸烟,同时因为我爸也是烟瘾严重,我妈还跟我爸吵过,我同时心想如果我吸烟,肯定就会被我妈骂死打死,没错,用的是竹鞭。

当然我是抽过烟的,第一根烟就是堂哥递给我的,那时候小孩子当时是想尝尝什么滋味,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咳了几下就吞云吐雾起来。

第一根抽完,好像没有什么感觉,但当抽完之后大概两三小时之后,喉咙就开始痒了,似乎有什么东西粘在喉咙中,吞而不能,吐而不出,想方设法地要伸展舒畅一下喉咙,焦虑难耐。

我当时就知道我要上瘾了。我知道解决方法是什么:我只需要在架子上拿一包烟一盒火柴走远,来到离家不远的少人的河边,拆开烟盒,拿出一根烟刁在嘴里,擦燃火柴,点着香烟,吸一口,稍微抬起头,轻微呼出白色的烟雾,然后我就可以从折磨我的牢笼中摆脱出来。

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我并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此后,我再抽烟,就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香烟对我来讲就是出烟的东西。

常有人递烟给我,我说我不抽的。也有一些人对我说,你不抽你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说,我可以抽,但是我抽烟是没有感觉,我抽你的烟是浪费。当然我也么有傻逼到对每一个人都这么说。

大多数的情况是迫不得已接过,点着,老是看着那根烟,看着它在不停的燃烧,偶尔大口抽一口,希望那些烟草快点燃烧变成灰烬,然后用不熟悉的手势将那些烟灰弹在烟灰缸上。

哦,忘了一件事情,清明的时候我还是喜欢接烟的,因为它可以点鞭炮。

小时候,我自己对自己说,你必须在抽烟和喝酒之间选一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逼自己做这个决定,但是当时就是这样,就像人生的重大选择一样。熊掌与鱼不可兼得。

前面说到,既然我已经对吸烟无感了,那只能喝酒一个选项了。

小时候喝酒是没有什么酒可以喝的,家里只有白酒。白酒的味道够呛,没有怎么喝。是的,那时候虽然认定自己以后是要喝酒的,但是自己也没有怎么喝酒,唯一的好处就是自己因为选择了喝酒就不抽烟了。

很荒谬吧,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直到工作之后,看了一部美剧。这部美剧就是「Boston Legal」,我喜爱上喝酒就是因为「Boston Legal」,就是那个胖子和疯牛病老头让我对喝酒产生无限的向往。白天工作完成之后,在高楼阳台上,和志同道合者来一杯威士忌,聊工作、聊女人、聊政治、聊人性……就像每一集的closing一样,所有的争论都有一个完结,所有的努力的都有一个结果,所有的铺陈都有一个结论。

我总幻想着可以每一天晚上都可以在阳台上眺望着夜空,手里拿着一杯酒,想聊什么就聊什么。

当然,场景换成抽烟也毫无违和感,就像「纸牌屋」一样,请抽烟人士自行感受。

可是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将台面上的方形玻璃杯倒上三分之一杯的酒,面对着电脑,在键盘敲下无边无际的思绪,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就像和自己聊天。

我承认在酒精的促进下,自己能写得快一点,任由思路在脑中四散开来,闭上眼睛就是万古长夜,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最重要的就是,很快地写完之后就可以睡去了。

2014年3月7日 01:3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