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味蕨菜炼成记

Posted on 2014-03-22

在《反正遇上了春分》的【一期一会】中提到一种形状似波板糖的植物,这种植物我从小就见过,生长在山野之间,一直以来,我只当作它是一种野草。

昨天拜山时候我偶然地又看见了它,心血来潮的我将它拍下来,发给Claire看看,Claire说这种东西可以炒着吃,祛湿,忘记了叫什么名字了。后来,我发信息问Claire问这种东西叫做什么,Claire未立即回复,于是我就想自己找找,上网用各种的关键词来查,包括:叶子细长、野生、卷、紫色……,查了大约三十分钟没有什么结果,此时Claire发来一条信息:问过我妈,这种东西叫山上蕨菜。

哈哈,真是及时的答案,我马上上网查“蕨菜”。

蕨菜,野生在林间、山野、松林内,是一种营养价值极高的纯天然的野生野味山野菜,因而素有“山珍”,“山菜之王”的美誉,不但富含人体需要的多种维生素,还有清肠健胃,舒筋活络等功。

蕨菜食用前经开水烫后,再浸入凉水中除去异味,便可食用。经处理过蕨菜口感清香滑润,再拌以佐料,清凉爽口,是难得的上乘酒菜。

一想到这种“山珍”居然在我身边潜伏了那么久,我就决定出去找些回来试一试,,刚好第二天还要出去拜山,便顺便去找一找好了。

果然,在第一个去拜的山,同时也是最远的一个山,这个山需要经过驾驶二十分钟摩托车,穿过人那么高蒹葭丛中,步行二十分钟达到山顶,在山顶转一圈,我就找到了足够份量的蕨菜。

在山顶中的草丛中就可以看到四处分布的野生蕨菜。

这些蕨菜和狼萁是如此的不同,那么的出众,就像漆黑中萤火虫一样,一拨开几片大大的叶子就可以看到长得最嫩的部分:波板糖。

这个时候,只需要伸手进去,用手轻轻一折就可以弄断。可以看到,野生的蕨菜跟我们平时在市场买到的蕨菜是不一样的,因为野生蕨菜是生长在密密的草丛中,初生长的时候几乎得不到阳光的照射,所以大部分是紫红色的,同时,野生蕨菜身上还有一层绒毛,需要后期清洗。

关于野生蕨菜的生长的地方我还有作一点补充,这种植物在潮湿的地方(通常是小溪边,池塘边)较多,长出来的根茎比较粗壮,茎身圆润的时候适合采摘,如果摸下去有棱边的感觉就证明已经长老了,如图所示,蕨菜长成一个波板糖模样的时候就是最适合采集的时候。

刚采摘放进袋子的蕨菜。

野生蕨菜也有绿色,绿色的蕨菜就证明它接收到的阳光就比较充足。

将蕨菜身上的绒毛和边上的幼嫩叶子弄干净,将圆心剔出来,虽然最嫩会是最好吃的,但是里面的绒毛实在太多了,没办法处理。

到这里,可以看到圆心中密集的绒毛,茎身的绒毛是棕色的。

将洗干净的蕨菜放进开水中烫约5分钟,捞出,然后在用凉水冲洗,去除蕨菜中异味,晾干。

经开水烫过之后,蕨菜开始掉色,洗过的水变成紫色。

随后将蕨菜切成条。

蕨菜的前期工作就完成了,下面就是蕨菜炒肉片的时间了。

腌好猪肉,切少量姜,烧热锅,下油,放姜片和肉片,炒至肉片变色,捞起,炒蕨菜,炒至蕨菜差不多熟,将肉片和蕨菜混炒,下一点水,放盐,待肉汁和蕨菜混合后,捞起,一碟肉片炒蕨菜就完成了。

野生蕨菜的吃下去口感嫩滑,有点像竹笋,稍微软点,味道有一点甘苦,像苦瓜,少点凉味,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至此,一份野味蕨菜就此炼成,有兴趣有条件的朋友不妨亲自动手,体验下山野的乐趣,吃一下真正的野味。

P.S.野味就在身边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一期一会】 据说《葫芦娃》即将拍成电视剧了,估计编剧比较麻烦葫芦娃与蛇精的感情戏,蛇精和美人女一样的构造啊,这个《加勒比海盗4》都没有解决的问题啊,肿么办?!肿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