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遇上了春分

Posted on 2014-03-24

2014年3月21日,农历甲午年二月二十一日,忌嫁娶、酝酿;宜祭祀、会友、出行、交易。

南方人在春分大多都会去做一件事:拜山。没错,我地广东人就系钟意讲拜山,拜山比扫墓的仪式感和画面感更加强烈。想象一下,站在坟墓中央,往前洒酒,双手合十,三鞠躬,心里祈祷着老祖宗保佑着今年运程顺利,身体健康,这样的场景是不是比手拿着锄头在坟前除草添土的场景更加美好。

我上一次春分时节去拜山是在2005年的高三,当时学校在春分放假一天,就是希望学生都回家去拜山,无论有没有用,信不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去去也无妨,于是我就去了,结果高考超常发挥,考出了一个好成绩。虽然事实上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能够证明高考的结果跟拜山的结果有关,但是毕竟是有前后的关系,完全切断也没有道理,这就取决自己信不信了。

出现了这件事情,我就在想,先人到底在以何种姿态在对待后人?如果他们在保佑后人,他们会不会发出某种信号?会不会托梦?这个我不知道,至少我当时没有在天边看到七色彩云,也没有梦见祖宗托梦于我。

于是,我曾经在想,拜众人山这种活动到底对我来讲存在什么意义?众人山石碑上刻着的名字我根本不认识,有些坟墓甚至没有石碑,仅仅是个长满杂草的土包,我不认识哪个坟是谁的。我也不认得一起去拜山的人。

后来,我爸对我说,你就出去看看吧,反正那么久没有去过,当作是旅游。我心想也是,反正回来了,反正遇上了春分。

当我走出去,我发现地里的播下的花生绿苗开始钻出地面,走在路上到处可以闻得到柚子花的香味,路边的树莓开始绽放白色的小花,还时不时可以看到满树的白色小花在墙头盛开,蜜蜂开始出现了,在白色小花丛中飞来飞去,山里桃金娘的紫花点点丁丁地散落松树边,蕨菜在布满漫山遍野,冬天烧掉的茅根开始长出新芽,桑叶嫩绿嫩绿的,桑葚紫的红的绿的一串串垂在路边,果真是“春天里那个百花开”。

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太阳直射赤道的日子,春暖花开,莺飞草长,春分或许本来与祭祀无关,古人的春分就是农闲时节,种子播下去在等待雨水滋润,春天天气好,太阳不暴,雨水不猛,春分其实就是古人在提醒我们应该出去看看的日子。于是,那时的古人在农历上注明“宜出行、会友、交易”,鼓励人们出行,但是这样做效果不大,农民是没有多大闲心出去出游的,赏花会友只能是文人雅士的小众行为而已,鼓励交易的结果是导致大家去了市场,后来,古人使出的“大招”:祭祀。

哈哈,呢次你地走唔甩啦,墓地都在野外,你地呢班人全部都要出去睇下花花草草,感受下春天,顺便同祖先say hello,嗯,就系甘。

好吧,以上纯粹是我的臆想,不过这么一想,是应该去拜拜山,哈哈。

拜山是一种传统,虽然这传统发展至今与我们这一代人的联系已经大不如前,但是我们也可以尝试用另一种心态的来面对,将拜山不当作是众人的无目的活动,当成自己的私人有兴趣活动,效果就大不一样。

【一期一会】

这种植物的名字不是叫波板糖,是叫蕨菜,野生在林间、山野、松林内,是无任何污染的绿色野菜,开水烫后凉水去异味,口感清香爽口,是难得的上盛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