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自己做正确的事情?

Posted on 2014-03-24

真实的自己

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考试临近了,你需要将一本专业书看完,为了不分心,你早早地来到了图书馆,挑了一个好位置坐下,你认真看了两页书,突然觉得有点热,于是出去走走,你走到图书馆的落地窗前看看夜景,觉得夜景好美,好久没有看过如此的夜景了,回头看看正在埋头学习的人们,心想自己又是里面勤奋的一员,不禁喜从中来,心血来潮地掏出了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发上了微博和朋友圈。

你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又满怀成就感地看一阵书,看了一会,觉得自己想去去洗手间,于是你又踱步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不忘看看隔壁的同学,想着自己如果天天都认真看书的话,这样的生活该是如何的充实啊。

去完洗手间,你突然发现图书馆的新书架上多了好多新书,于是你凑了过去,最近上架的新书还挺多的嘛,于是你从书架的这一边看到了另一边,转了一圈,发现这些新书都没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回去看书呢。

你回到了座位上,正准备认真看书,突然手机震了,你拿出手机,原来是微博上有人评论了:哇,好勤奋耶。于是你心怀欢喜地回复:为了应付考试没有办法了云云。回复完微博,突然想起今天没有刷微博呢,才不想错过今天最新的时政和八卦呢,于是,你顺便刷了一下微博,看看大V看看公知看看朋友晒食物,又顺便评论一下,刷完微博,突然想起朋友圈还没有看,打开微信一看,果然又多了几个红点,心想着,自己还是挺受欢迎的嘛,于是又不亦乐乎地在回朋友圈,搞完朋友圈,你又顺便将知乎豆瓣果壳网易新闻刷了一遍。

终于,你将手机的App都刷了,再也没有更新提醒,感觉这个世界都平静下来了,你可以专心地看书了,你先抬抬头,闭闭眼,想恢复一下状态,一下子脑中又浮现了最近追的美剧,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发呆了,这下,你才下意识地看看表,嚓,原来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我才看了两页书。

是吧,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有时候留下来一大段的学习时间都被自己分解得支离破碎,然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是不是有时候工作中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情自己都喜欢放一放,心想着留到有时间才慢慢来整理?

你是不是觉得有时候你在逃离着什么?你是不是有时候觉得你在回避着什么?你是不是甚至觉得你是一个拖延症重度患者还迟迟不愿改?

你明明知道这件事情是正确的,但你却为什么不去做?明明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自己为什么还要找各种根本不成立的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些道理你都明白,但是你怎么就做不到呢?

或许你曾经思考过这些问题,但是想这些好像又无聊又累。算吧,在我身上这些只是特例而已啦,下次不会啦。

其实,这不是一种特例,很多次你试图用理性来说服,但却都被自己的情绪打败,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和决策,事后你也后悔不已,试图改变。

这到底是为什么?

大脑的斗争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决定都是由大脑控制的,我们的大脑里面有新旧皮层,这些皮层是由人的大脑经过漫长的进化得来的。旧皮层是从我们远古时期形成的,适应于以采集狩猎为主的原始社会,我们姑且称这旧皮层所形成的思维为原始认知模块,新皮层是在相对较近的进化年代出现的,经历了现代的工业时代和现在的信息时代,我们姑且称新皮层所形成的思维为高级认知模块。

高级认知模块吸收了古今的文明,适应于现代社会,具有强大计划能力和认知能力,面对各种的问题,能够理性判断并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们通常所说纠结的状态,就是高级认知模块在和原始认知模块在面对同一个问题沟通的过程。在纠结的状态中,你也许会发现,当你在看书和玩游戏中选择,你还是倾向于玩游戏;当你在工作和上网中选择,你还是倾向于先上网;你明知道自己想减肥,但是面对食物还是告诉自己,先吃饱再减肥。

为什么高级认知模块在与原始认知模块在斗争的时候,高级认知模块反而会输掉呢?

我们原始认知模块早在远古的远古就已经存在,并已经为物种的繁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原始认知模块虽然只对事件进行很简单的判断和条件反射,但是它是对物种的持续存在最重要的因素。对于食物、性、自然环境中的危险、社会交互行为、道德和情绪等等,原始认知模块进化的年代要比高级认知模块久远得多。它们进化年代要比理性大脑要久远得多,它们就像是漫长岁月中跟随着生物一路进化走过来的老功臣,拥有强大的权力和力量,却没有意识到世界已经在最近的500年发生了迅速和巨大的变革。这种变化对于动辄几十上百万年的漫漫进化路来说只是恍然一瞬,然而就是在这一瞬间,这个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可老功臣还没有来得及退休,还在掌握着我们的大脑,引导着我们做出各种跟不上时代的决策。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都已经明白,其实我们所有决策和选择中的困扰就是老功臣不断在否定新进化势力的决定。老功臣就是我们的天性,我们对于很对事情的决策判断都刻画在天性里面;然而同样也正是这些天性,在很多时候会让我们陷入困境。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和别人作斗争,而是和自己作斗争。

思维的出口

既然如此,我们要让自己做正确的事情,该如何做?

《暗时间》中,刘未鹏将原始认知模块比作是肖申克监狱,用四篇《逃出你的肖申克》来解决这个问题。

《把时间当作朋友》中,李笑来专门用一个篇章《开启你的心智》来教我们不要再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原始)大脑的奴隶,翻身做主人,运用心智获得解放。

一、记录痛苦。原始大脑害怕痛苦,喜欢遗忘痛苦,这是原始认知模块的保护机制:错误的选择和失败的记忆会渐渐退却,这是引导人类更好繁衍生长的重要功能。但是,这种机制往往会导致人重复犯错,解决办法之一就是卧薪尝胆,将自己失败原因写下来,总结经验教训,同一个错误不要犯第二次,定期回顾,不断提醒自己。

二、控制天性。承认「希望自己的欲望马上获得满足」是自己的天性就好,平静正确地认识自己的天性是改变天性的第一步。控制天性的方法是:仔细审视自己在哪方面的天性比较强烈,拿出纸和笔,罗列出来,选出自己认为自己最弱、最需要改变的天性,写在随时可以看到的地方,不断提醒自己。

三、推迟满足感。培养自己的耐心,知道自己的目的,将这些耐心用来承受打击和挫折,轻松坦然地面对自己所做下的事情,知道在各个阶段做什么,有计划地安排,控制住自己大脑,去思考,去体会,去做,获得自由的感觉。

四、知识的力量。以上的三个方法,都似乎有一种在和自己斗争,或者做苦行僧的感觉,过程是非常痛苦的,需要有比较强的意志力,只有少数人能够做到。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理解到原始认知模块的缺陷和心理弱点,我们反而可以利用这些,来说服自己做正确的事情。例如我们对于高脂肪高热量的热爱和对于减肥的困扰,可以这样理解,在先祖生存的贫瘠环境中,脂肪和热量是稀缺的,因此需要吃多一些存储起来,防止下次不可预测的饥饿到来;而当你进一步意识到自己无法自制的原因是因为你大脑的原始认知模块仍在天真地认为你处在石器时代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任由原始认知模块这个老家伙控制自己是一件极其愚蠢的行为,你的情绪让大脑自然就不希望自己是愚蠢的;进而,认识到以上的这些知识,认识到大脑的局限性,并最终摆脱它的错误驱使,则让人在情绪上感到聪明和愉悦。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以上学到的知识来做正确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