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婚宴

Posted on 2014-04-12

大学同学钒昨天结婚了,我和小伙伴们昨天下午四点半从东莞一路狂奔,绕错路,堵堵塞塞,虽错过了新婚夫妇走花门的仪式(在朋友圈有图文直播),但终于在晚上七点四十分来到酒店,幸好没有错过敬酒的重要环节。

这位同学和我同是金融学系的,他后来阴差阳错地走上了程序员的道路,或者这条路对于他来说才是正路。

为什么他在金融与编程之间选择了编程?

我想,金融是人与人的博弈,人是不确定的,因此整个金融系统也是不确定的,作为一个对古典国学文化尤其喜欢的他,喜欢中庸,喜欢不偏不倚,不喜欢游走在非确定的系统中。数学和计算机的根本都是1+1=2,或者1+1=10(二进制),一旦掌握的原理,就可以完全确定地完成很多事情,他在确定的系统下去创造会更加有感觉,踏踏实实,稳中求变对于他来讲就已是趋吉避凶的准则。

他放在口中的话往往是「在于己」,意思是很多事情做得不对往往在需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不断完善自己就是对自己负责。

他喜欢说「业精于勤」,还反复说,我知道这个道理,世间事知易行难,但是,他却是这句话真真实实的践行者(虽然这些话如果被他看到,他肯定说我在笑他,但是在我我眼中就的确是这个样子,这些话也不怕说)。

本身我对程序员有一种好感,因为程序员在我眼中都是能解决问题的人,是paul graham所说的hacker,他是我唯一认识的程序员,而且还是从金融学成功转到编程行业的人,从毕业之后,我们就保持着联系,偶尔在微博或者微信上讨论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

婚宴之后,他将我们一群来贺的朋友带到了他家的天台上,我们围坐在圆石凳上,吹着风,喝着酒,吃着花生,看着夜空。

我们一直在天台上聊天,这个曾经被我们叫做「残鸡钒」和「肥钒」的新郎就为我们忙来忙去,担心我们吃的单调乏味,从楼下端来他妈妈做的咸鸡和咸鸭,看着我们喝不下酒后,又下楼去拿来一堆的椰汁、可乐和苹果醋,我们缺还死命地往他的杯子里加酒。

喝完散场了,乘着点点的酒意,我就叫嚷着钒先给我《红楼梦》了,因为我们明天就离去了。

来之前说过,如果我去他的婚宴,他就送我一套《红楼梦》。我一直想看《红楼梦》,大学时候他一直在埋头看这本书,已经向我推荐好多次了,但是拖拖拉拉的我一直没有买。后来我问过他那么版本好,他推荐了《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我以为这次过去他会送我的就是这个版本。

谁知道,当他带我去到书架前的时候,我就只看见了一套《红楼梦》。天呐,居然只有一套!我以为他珍藏着很多套!而且那套《红楼梦》正是他当年大学看过的那套,我瞬时惊呆了,这套书陪伴他度过了大学苦闷的时光(也可能度过了毕业后苦闷的时光),这套书是被他翻看过三四次的书。

我仍看到书的封面和大学时候我看到的一样,被精心地用透明胶纸包着,虽然是旧,但是书页完全没有破损。

一看见他拿出来这套书,我顿时惊呆,立马拒绝,这书对他意义重大,我不能要。三番推让,钒说这套书陪伴他的时候已经到了,是应该去到另一个人的手上。

我知道他性格,当初毕业时候他也执意送我《明朝那些事儿》给我,争拗不下,也只好拿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们对他说不用送了。他仍说要送我们去到酒店,除非你们这帮人明天中午来我家吃饭。我们一听,想着我们明天还有plan,今晚一别,明天就不再见了,于是就让他送我们一起回酒店,上到了电梯,来到了房门口,他一一拥抱过我们才离去。

回想起来,从2010年的深圳聚会见过钒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四年了,四年时光,足以让很多人的身材变形,性格磨平,头发变少,幸好,磕磕碰碰,辗转前进,钒也走上了正轨,坚持多年的付出也有了回报,值得欣慰,衷心祝福。

愿岁月静好。

###【一期一会】

钒送的《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