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对话

Posted on 2014-07-16

##一、写

我写的东西,都是在与自己对话,让自己轻灵一点,不再背着别人跳舞。

于我而言,文字从来不肩负任何的责任,它原存于我的脑海,我只是将脑中萦绕的烟雾收拢起来,汇成一起,轻轻吐出,就像吸烟一样,让我有丝丝的快感。

写作嘛,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与自己对话,是对是错,自己依照着心中的标准行事。也不必太顾及别人的眼光了,有顾忌就会有轻重,有轻重就会有掂量,自然不会那么收放自如了,自由的思想也不会轻易流淌出来。

别人说我的文字,题材生硬,组织混乱,但也没有关系,我只是知道,如果我现在不写,我永远也不会知道。

##二、自由主义

我对外部确实是无所谓了,在我心中,有个美好世界的模样,我也会在文章里说,可是现实如何演变,甚至不变好,我并不在乎,毫无原来的愤怒和焦虑;我对自己及自己所爱的人很所谓,能不能让自己和她开心,变成最重要的事。

关注的点越来越具体,回归到自己,才慢慢发现了自由。

我几乎不写时政评论,因为我实在不关心,那么遥远的事情与我何干?我甚至不看世界杯,只是凑一下超市啤酒打折的热闹,顺带几瓶回家。我只关心身边的事情:朋友失恋了、隔壁的餐馆的饭菜太难吃了、水电又升价了……

最近也越来越关注自己的变化,喜欢总结了,我越觉得,总结就是自己写给自己的情书,我希望,未来更好的自己出现在镜子里头向我点头微笑。

未来并非不可改变,但在此之前你得要不再畏畏缩缩,不再缄默掩面,面对不公可以大声地发生声音。

长久写作的人会发现,改变的足迹不是通过对骂产生的,而是通过自我对话形成的,回顾自己记录的时间线,就可以发现这一切。

个人之上,再无其他价值。

或许我也是一个自由主义者。

##三、平凡的力量

我当然不会奉承这个世界,说实话,世上的悲惨无穷无尽,这些悲惨之所以不会成为悲剧,原因在于它们过于漫长,在你短短的一生当中,无法跌宕起伏,只有冲突没有高潮。无论你坚守什么信念,持有何种真理,可能都得知道,我只是普通的传承者,世界并不会给你报答,这只是你自由意志选择的后果。

只坚持了一点东西,你就要死要活,又是无力,又是愤恨,关系紧张,内心焦躁——那么,你就是在败坏你坚持的东西——所以,一个坚持真理的人,必须先过心理关。

什么是无力感?

习得性无力感 即「习得性无助」。

为了方便大家,我在百度百科直接抄一段下来吧。

「习得性无助」是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1967年在研究动物时提出的,他用狗作了一项经典实验,起初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给以难受的电击,狗关在笼子里逃避不了电击,多次实验后,蜂音器一响,在给电击前,先把笼门打开,此时狗不但不逃而是不等电击出现就先倒在地开始呻吟和颤抖,本来可以主动地逃避却绝望地等待痛苦的来临,这就是习得性无助。

无力感给人的启示就是当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屡屡失败,他就会对这件事情不再努力,甚至对自身的能力产生怀疑。

理想主义者总是在与现实抗争,在街边大排档喝啤酒,公知们不停地给社会提供民主启蒙,却屡屡遭到左派的打击,愤青们总嚷嚷这中日必有一战,但是发言人却总只是在独自抗议,你问他们有没有无力感?

1999年《南方周末》有一篇主编寄语叫做《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人们总是期待罪恶得到惩治,愤怒可以平息,幸福可降临到每个人的身上,而事实是每一年都会有惩治不完的罪恶,总有平息不完的民愤,总会看到各种破碎的家庭。

世界的进步总是缓慢的,但阻止不了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奴隶制的废除,同性恋的逐渐认可,平凡力量并不会因为小小的打击就会退去,它就像蜗牛的触角一样,虽然柔软,但还会慢慢再伸出来,看看这个温暖的世界。


如果你对我的想法和文章感兴趣,可以订阅我的公众号,也可以到cnfeat.com查看往期内容,最后,我已悄悄地进驻了网易云阅读、今日头条、搜狐新闻、知乎专栏和十五言,欢迎探望。

(题图:I hold your Heart by Sanket Gokhale)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文章存档

回复「微信群」关键字,获得「每天写一千字改变自己」微信群二维码,阅读并认可群规后即可加入。

回复「群规」关键字,获得群规。

【一期一会】

连岳的文字就想夏天的冰镇啤酒,一品尝起来就有种头脑清凉,醍醐灌顶的感觉,那天我就躺在沙发上他在城市画报专栏的十年精选《走神》读了一大半,仿佛醉了一样,在回头看看那本感觉放在身边的《蓝海战略》,里面的文字就如滚烫的中药令我厌恶,不过好景不长,最近的几天这本《走神》老是被我随身带着,终于消耗完毕,放在桌上终令我忍不住为这本书写一些字,算是对这本书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