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爷之薛蟠烤串篇 | 微博观察

Posted on 2014-07-28

薛蟠烤串

微博:@薛蟠烤串

镇店之宝:全北京的正宗宁夏银川臊子面

雕爷旗下的馆子绝对不止是表面光鲜,更在不断追求内在品质。@薛蟠烤串 以烤羊肉串为主,签子使用红柳木,碳使用龙眼木炭,羊则是来自内蒙自建农场的乌珠穆沁黑头羊。部位区分很细,每种都能吃出独特的口感和味道。烤蔬菜如花团锦簇,神秘烤芦笋嫩脆多汁,直吃到心花怒放

谁说烤串就是低档的、廉价的、粗糙的?@薛蟠烤串 绝对改变你的看法!在锡盟草原自建牧场养吃沙葱长大的乌珠穆沁羊,选用龙眼木炭、诺邓井盐、红柳木钎,辣椒是多种辣椒精密调配,连烤炉都是自己发明申请了专利的!得到这次内测机会非常荣幸! @雕爷 求表扬!

“自有牧场,轻奢羊”做为Slogan符合USP理论中“竞争对手不能或不曾提出”里面的“不曾”,问题是以后来了土财主,也能自建牧场;筹备到现在近一年,猛然发现羊肉串方方面面都重新研发,专利都一大堆,因此改为“薛蟠烤串,重新发明了羊肉串”,未来的模仿者,几乎无法“再次发明”,既不曾也不能。

后来的智能手机研发者再狂妄,也没谁敢说出“再次发明了手机”,盖因这些年来所有的小修小补,都是乔帮主定义范围内的微小改进而已;放句狂话,未来烤串这件事上,最多也就是站在@薛蟠烤串 肩膀上小修小补罢了,逃不脱我定义的这只鸟笼子~

第一,红柳钎应该削掉一半皮,这样枝条内的咸味才能烤出来;第二,真正的羊肉绝逼不需要额外刷油,只有牛肉鸭肉等才需要刷油来解决肉内油脂不够的问题。

自有牧场,纯种乌珠穆沁、或盐池滩羊,新疆红柳粗枝,诺邓井盐,乌榄碳和龙眼碳,全中国二十多种特色辣椒,自己研发专利烤炉,十五年经验烧烤大师傅每天变换手法供近百人盲测口感……反正离对外封测还2个月,继续钻研!

烤串本大俗之物,而我们力求做出大雅,使之代表中华烧烤最高水平——《红楼梦》乃中国古典文学最高成就,而薛蟠这个人物恰恰是书中生活在大雅环境中的大俗之人,暗合我们想法,故定名:薛蟠烤串。

噢,对了,我个人觉得最美味的烤串用肉部位,是上脑。其次颈肉,再次外脊、前腿。后腿拖后腿了……

“一肉二碳三辣椒,孜然井盐红柳钎。”——这是我们目前总结的烤串方法论。后三项的排名没那么重要,或者说盲测时不太容易被分辨出。

噢,到目前为止,我们员工吃掉几头羊后,测出来的“黄金比例”,是每串33克。再小则缺少咀嚼快感,再加大则难入味。

经过我们内部员工这些天大量的“双盲测试”,内蒙羊和宁夏滩羊,暂时领先。秒杀市场上随便买来的内地普通羊。新疆羊虽然最贵,但测试输给前两种。另外令人惊讶的是,前腿、颈肉、外脊都口感好评率较高,后腿反而相对落后!

薛蟠是薛宝钗的哥哥,绰号呆霸王,《红楼梦》中第一酒色财气之徒。史上最著名的“歪诗”,即是薛蟠行的酒令,“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往里戳。”王闿运​曾嘲笑齐白石的诗是薛蟠体,胡适也用薛蟠体来形容毛泽东的诗词……

如果我开了烤串店,必须是72小时内经过排酸的鲜美内蒙羊!还分部位穿串——上脑、外脊、前腿、后腿、颈肉……口感全不同的!辣椒是精髓,宁夏辣子、湖南辣子、云南辣子……全齐备!原教旨的新疆红柳枝、胡杨木炭必须标配……如果我开了串店,大腰子一块钱一串!(每天200串,卖完恢复原价~)

###河狸家美甲

微博:@河狸家

夜半得瑟得瑟~我半年来一直努力但秘密做的O2O项目:河狸家美甲,今天北京八百单,上海二百单,合计过千单了!貌似我成为中国最大美甲店老板了~……更多城市陆续开通,北京上海下单请用手机浏览器打开:helijia.com

###三体空气净化器

微博:@三体空气净化

北京空气又快要爆表了……鉴于我改装自己及公司员工们的车狠成功、狠有效,造福一下社会:凡每天开车接送孩子的妈妈们,免费改造你爱车空调滤网为HEPA,让你家小孩不再被车内雾霾荼毒,去@三体空气净化 留言报车型吧,免费100个名额,喜欢阿芙和雕爷牛腩、薛蟠烤串的妈妈们优先!

###切客闹小丑煎饼

@切客闹小丑煎饼

我们有个胆大包天的构想:通过小丑戏卖煎饼果汁,赚钱明年在法国阿维尼翁买下一个小剧场!取名《切客闹梦想剧场》~说干就干——@切客闹小丑煎饼 偷偷演出了!大家先别着急来,食品和小丑戏目前还在磨合阶段。

有人问为啥搞小丑戏卖零食选了煎饼?是这样:煎饼制作过程充满杂耍气质——摊得圆不圆?匀不匀?翻面的时候能否成功?……尤其翻面,我小时候总提一口气担心~这就是戏剧冲突啊!

###雕和羊俱乐部

专门负责给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转型做辅导,雕爷的策划+菜头的文案+羊老的审美。


【一期一会】

王小波曾经在《黄金时代》写过这样的句子:“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