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错误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Posted on 2014-09-10

##一

可能是因为老师们都觉得学前班(现在叫幼儿园)和一年级是写错字最多的时代吧,我在读小学二年级之前是不允许用圆珠笔的写作业的,我仍记得我在读学前班的时候时候在田字格里写字,写一横觉得横得不够直,写上一竖又觉得歪,就要擦掉重写,如此来来往往反反复复地写,以至于作业本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有橡皮擦重重涂擦过的痕迹。

当时的校园存在着一条写字工具鄙视链:用钢笔鄙视用签字笔的,用签字笔的鄙视用圆珠笔的,圆珠笔的鄙视用铅笔的,用铅笔的只能自己鄙视自己没有快点长大。

一年级的我虽然已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小学的社会,但是还在用着铅笔写字,这意味着我还处在学校的最底层,所以总想着自己能脱离一年级赶紧用上圆珠笔,赶紧进入上层鄙视链。

等了一年,终于升上二年级,用上了圆珠笔,但发现从一年级时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总喜欢自己写在本子上的字是最好的。具体表现在用圆珠笔的时候,写错字擦不掉,就用圆珠笔将写错的地方涂的一坨黑,后来出现了改正纸和透明胶,我立马就喜欢上了这种改正工具。

现在看来,这种改正工具的表现方式实在是太欲盖弥彰了:本来不是那么明显的错误,一用上改正工具之后就十分明显,用改正纸会像打补丁,用透明胶像挖坑。

##二

即使到了高年级,我的笔盒也一直放有一支铅笔,我还是怀念那种生怕自己写错什么但其实写错了还可以用橡皮擦擦掉的可弥补感和舒适感。

到了初中之后,老师教导我们,如果你们一不小心写错什么,大可不必将作业本上的错误都涂黑或者涂抹掉,直接划掉或叉掉,在旁边写上正确的就可以了。

那时候,我已经骄傲地爬上了写字工具鄙视链的顶级——用钢笔写字了,你知道这样这种感觉吧,熬了那多年,终于处在顶峰,拔剑四顾,俯视众生,山下的都是渣渣,虽然老师做出了写字的建议,可是还是喜欢用各种方式来修正自己的错误。

但这样做往往会产生这样的结果:嚓,老子怎么会犯错?那只是我不小心而已,你看,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我多么聪明,还马上用橡皮擦擦干净,咦,这纸怎么越擦越薄了,噢,穿了一个洞,好丑,怎么办,唉,没办法了,幸好还没写多少,撕掉这一页吧。

犯了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却要用更好坏的行动的来掩盖它,这是比欲盖弥彰更拙劣的处理方式。

##三

直到高中,改正纸没有得买了、也没有什么人用透明胶了,但出现了一堆用涂改液的人,可我实在不喜欢用涂改液。

因为有一次我将涂改液无意地倒在白花花的塑料泡沫上,竟然发现泡沫给溶掉了,初中的化学知识告诉我,这货肯定有毒,我可不想英年早逝,于是就渐渐地少用了。

同时,我也惊奇地发现,学霸们几乎不用改正纸、透明胶和涂改液,如果他们写错字,他们会直接划掉,在隔壁空白继续写,对错别字的处理方式和初中老师告诉我们的简直一模一样。

那时候,我在想:为什么学霸们能够容忍错别字在自己的作业本上出现,并且能够云淡风轻划,掉再继续在旁边写?

后来我才想通了,相对于以前的处理方式,这种划掉重写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较低,省去买购改和寻找改正工具的步骤,最重要的是这种方式能够使这个作业的版面保持高度的统一,再也没有突兀的明显的破坏和谐的修补痕迹。

##四

其实,大家可能都知道直接划掉重写是最好的方法,但相对于原地立刻改正错误,更多人更喜欢掩藏错误。

自己犯下的小小错误会在自己眼中被无限地放大,由于自尊心作祟和对错误的后果的误判,自己往往会第一选择掩盖处理,本来小小的一个错误却由于刻意的掩盖却变得更大更明显,后果也更加严重。

发现自己错误不难,难就难在自己发现了却不敢承认并立刻改正,这是心理的一道坎。承认错误是一种能力,懂得分清错误的大小更是一种能力。承认错误是接受自己,懂得分清错误的大小是重新认识自己。迈过了这道坎,以后的选择也会轻松很多。

在发表一场公开演说时出现口误,千万不要解释口误怎么来的,那只会使公众更加不耐烦,而要马上道歉,继续演讲,观众会很快忘记你的口误,将注意力集中在你演讲的内容;在接受客户、老板和朋友的建议投诉时,千万不要找出各种的借口来掩饰自己的错误,别人会认为你的态度有问题,所以你能做就是就是静静地点头倾听,适时寻求建议,利用别人做镜子,你才能成为更好的人。

承认自己的错误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别人指正,接受事实,衡量利弊,马上改正,这就是处理错误的最好的方法。


(题图:Sreekumar Mahadevan Pillai by Antics)

点击「阅读原文」到我的博客查看历史文章存档

如果你对我的想法和文章感兴趣,可以订阅我的公众号「cnfeat」查看往期内容,同时,我已悄悄地进驻了豆瓣阅读、百度阅读、网易云阅读、今日头条、搜狐新闻、知乎专栏和十五言,虽然如此,公众号还是我的主发阵地。

【一期一会】

以前的苹果是你想要怎样我偏不怎样,现在的苹果是你想要我怎样我就怎样,有一种良家妇女进青楼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