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荒谬是有颜色的(一)

Posted on 2014-10-11

###一

那天下午五点多,我就坐在从乡镇驶往市中心的路上,车上很挤很挤,本来大可不必挤上那一辆车的,但是答应了朋友,而且听说这路车隔很长时间才来一班,于是就硬着挤上去了。刚挤上去的时候几乎是连站地的位置都没有,就这样在车门附近的发动机箱前摇摇晃晃,但后来坐机箱的学生往前小挪了一下,竟然就有位置坐了,于是我就赶紧坐下了。

在路过一个集市的时候,我看见一只黑色的狗突然从车的右前方闪了进来,正在我怀疑是不是出现幻觉的时候,我明显地听到车前方传来一阵沉闷的扑通的声音,伴随着这声音而来的还有一个女生的尖叫,她突然地叫了一声,她叫得是如此的大声,以至于整车人都听见了,随后这部车就沉寂下来,其他人都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女生害怕得不敢出声,紧紧地握住她男朋友的手。此时的她刚好坐在车右最前方,是目睹这一切的最佳位置。

我向司机那边望过去,发现司机的面部肌肉在一瞬间抽动了一下,我知道他也发现了这事实,这个事实发生的时间不过是两三秒钟,人在那么短的时间遇上那么突然的事情根本没办法反应,即使经验再丰富的司机也不能。

我知道,当时的车速并不快。

我开摩托车在乡村小道飞驰的时候,路面经常会有一两只鸡在游荡,坐在我后面的朋友老是担心我会撞死它们,我对她说,放心吧,根据我在乡村生活十几年的经验,摩托车从来是不会撞死鸡的,你想想摩托车的轮子那么小,即使那只鸡在一米远才感知到你到来,它也能在一瞬间伸开翅膀跳飞开去,撞死一只鸡的几率跟你去买彩票中大奖的几率差不多。

而现在,一部在缓慢行驶的小客车居然在集市旁边撞死了一只狗,我实在无法解释,因为这个事实实在是太荒谬了,荒谬得有点违背常理。

这是一只想自杀的狗吗?还是这个狗的名字就叫做傻强?亦或是这只狗根本就是又瞎又聋的?

总而言之,在随后的几秒钟里,这部满载着五六十人的小客车的右前轮在这只狗的身上碾了过去,车身起伏了一下,右后轮又碾了一下,车身又起伏了一下。

我明显地感觉到这只狗已经血肉模糊了,如果我坐在后排,我一定会透过那沾满灰尘的玻璃往后再看一眼,可是当时的我看到只是各种人的躯干和从窗外射进来模糊的光。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订阅微信公众号「cnfeat」,你一定会获得更多。

(题图:Vagabond by Dragos Pop)

点击「阅读原文」看一篇与此文有关的文章《火炭上的一滴糖》

【一期一会】

我觉得,加个丝袜上擀面杖会不会有点其他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