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荒谬是有颜色的(三)

Posted on 2014-10-13

如果你直接看三,也能看懂,但建议先看(一)和(二),再看(三)

###三

知乎上有个问题:你读过最伤感的一句诗是什么?

我的回答如下:

这不是诗句,但是读着读着,十分伤感。

摘自《火炭上的一滴糖》 by 柴静

有次和菜头深更半夜在MSN上说,看到冯唐写的一段话,看得他差点号啕大哭。说是有次开车的时候,看到前方有只松鼠被自己的车吓愣了。

「那只松鼠有我见过最困惑的眼神,很小地站立地在我车前不远的行车线内,下肢站立,上肢屈起,两腮胡须炸开,它被吓呆了,快速左打轮,车入超车道,它也跟着闪进快车道,后轮子轻轻一颠,没听见吱的一声,但一定被压成了鼠片。

太上忘情,如果更超脱一点,就不会走上这条路,最下不及情,如果再痴呆一点,就不会躲闪。小白和我就在中间,难免结局悲惨,被压成鼠片。」

后来我查了一下,和菜头在他的博客文章《细细的金线》也提到这一段文字,原文出自冯唐的《北京北京》。

冯唐就是老辣,一小段文字好像将以上我想说的都给说了,反而还显得更悲情深刻。

再想一想,那只狗,虽然没有和我打上照面,我连它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但它就像少年派里面的那只老虎,头都没有抬一下,没有告别,没有目送,就这样走了。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后记中说到:

本世纪初,有一位印象派画家画了一批伦敦的风景画,在伦敦展开,引起了很大轰动——他画的天空完全是红的。观众当然以为是画家存心要标新立异,然而当他们步出画廊,抬头看天时,发现因为污染的缘故,伦敦的天空的确是砖红色的。天空应当是蓝色的,但实际上是红色的;正如我们的生活不应该是我写的这样;但实际上,它正是我写的这个样子。

我在想:如果荒谬是有颜色的,那也应该是红色的吧。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订阅微信公众号「cnfeat」,你一定会获得更多。

(题图:Squirrel’s time 2 by Alex Malygin)

点击「阅读原文」看一篇与此文有关的文章-王小波:《黄金时代》后记

【一期一会】

你再看看题图,是不是觉得有点悲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