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盐失去了咸味,还有什么可以补偿的呢?

Posted on 2014-10-31

木心在《鱼丽之宴》中两次提到了「如果盐失去了咸味,还有什么可以补偿的呢?」

第一次是在回答别人问他为什么要采用散文作为最常用的表达方式。

他说,甜酸苦辣都尝过,诗甜.散文酸.小说苦、评论辣。我以咸为主,调以其他各味而成为我的散文,即:我写散文是把诗.小说、评论融和在一起写的。耶稣说:「如果盐失去了咸味,还有什么可以补偿的呢?」我的散文之咸,就是指这种咸。

用散文比作盐,散文交集杂陈,盐百食可用,一下子就将散文的功能说明白了。

第二次是在论述艺术作品「民族主义」和「人的普遍性」的时候。

这是在大地缺乏盐分的危机时期,才会扰攘起来的问题。《圣经》上说:如果盐失去了咸味,还有什么能够补偿呢?我挂念的是盐的咸味,哪里出产的盐,概不在怀。拿文学家自己的成就和其在文学史上的高高低低,来规范艺术作品,是在辨别谁家的盐是甜的,谁家的盐是酸的了。

木心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吃盐,你是不会分此盐是出自那个地区的,只要盐极其缺乏,你才会想起去那里去寻找盐,近山的找山盐,近海的找海盐,如果近山的找不到山盐,他们才会去找海盐,文学并无高低之分,就好比盐味就是咸味,并无酸甜苦辣在其中,如果你硬要找,你就尝不到那种纯正的咸味了。所谓的艺术作品「民族主义」和「人的普遍性」就是指「大地的盐分」。

木心又举了另一例子说明了这个观点:纪德晚年收到一封非洲青年的信,信里是一番世纪性困惑的反思与前瞻,纪德说:「这是大地的盐分,使老得行将就木的我不致绝望而死去。」这个例子就颇有点是罗素所言: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的味道。

《舌尖上的中国》是这样说到盐的:煮海营生自古然,谁言治国若烹鲜?高厨难饪无盐餗,调鼎咸为百味先。

不管是甜蜜还是苦涩,能够调和这一切的就是咸。咸的味觉来自盐。在中国菜里,盐更重要的使命是调出食物本身固有的味道,改善某种机理的质地。在中国的烹饪辞典里,盐是百味之首。

盐像蜜糖、辣椒一样拥有本味,但是它却拥有一项特殊的功能:调合百味之余还能让食物本身的味道散发出来。这种特殊的功能让盐在众多调味品之中始终排在首位。所谓「世间百味,咸味打底。」

《圣经》: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英谚地上的盐,指的是的品性高洁之人。耶稣将教徒比作盐,若教徒骄傲、自满、享受罪乐,就会陷入迷惑,不再拥有神所应许的属灵素质。

《圣经》说的「盐」比较沉重,远不如木心解释得深邃有意义,我有一本书叫《世间的盐》,这里的盐就更加轻松有趣,这本书里面说的盐就是「你懂个球,老子吃的盐比你走的路还多」里面的盐,盐在这里就不单单是指代各路人物,还指代人生百态,作者风行水上就像是街头说书的老人,也像是曾经行走江湖的隐退之人,将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统统描述出来,像是《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也像《儒林外史》、更像是《故事会》,说白了,这些人和故事就像是人间的盐,没有这些,世间就少了很多丰富的味道。

我买这本也只因封面上写了这么的一句话:我们活在世上,不过想生活能有趣些。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订阅微信公众号「cnfeat」,你一定会获得更多。

(题图:spices by Juliya Perepelitsyna)

点击「阅读原文」到看看《世间的盐》的介绍。

【一期一会】

我那良人啊!你躺在竹椅上,如同狐狸盘在香草山上。

————《世间的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