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淌新年

Posted on 15-20-02

年三十的晚上,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时间没有线,如果要重新开始,什么时候都可以,祝大家日有寸进。

2015的新年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界限感,相反它让我知道如何让一件事情不受众人的影响而受阻,我还可以让自己心流毫无阻滞在一片休息与庆祝的氛围中顺畅地流淌——我可以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和家人聊天、还一边看书,有空还做做笔记。我想我会慢慢地习惯这种断点续传的思维和学习方式,即使被打断,我仍能迅速的回到被中断的进度条之中,达成计划。

细细想来,这是我能想到的,这个新年带给我最好的礼物。

即使是新年,时间仍在不停的过去,大部分的人在停顿,自我挥霍,借以节日的方式来终止任何生产性的劳动——当然,微信除外。这也是大脑给予人类的一个误区:节日就是休息,节日就是庆祝,节日就是聚会,我在节日做其他事情会显得很奇怪。

明白这一点,你就知道大脑其实已经在控制着你,大部分人其实都是大脑的奴隶,只是自己尚未知晓而已。

人的大脑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架设于躯体之上,却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在运转,你以为你的行为是理性的,但大部分却都只是条件反射而已,就像过年就必须回家,不过大脑也有它相反的一面,它能够自我修正,甚至能在一瞬间获得彻底的改变,有人将这种改变称之为“顿悟”,也有人称作是“醍醐灌顶”,总而言之,我们可以视作这是大脑的重生。

关于大脑的重生,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说:当我意识到我可以控制你的大脑,可以不用死就可以重头再来,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

我曾经有过几次类似的体验,第一次是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深感自己已被大脑驱使控制了很久;第二次是我在工作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竟然会为贪图一点点的舒适感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第三次就是现在,我通过做好一件事情来获得自信,我突然发觉自己竟然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去做更有效用的事情,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也可以通过寻求外部的帮助来解决,我感觉到我再不是一个人在孤独的探索,我也知道我还必须一个人在探索,只是这个过程会更有有趣。

新年其实不新,它其实已经以各种姿态在更迭,在这段时期,人类用年龄来赋予一种时间记忆的仪式。

在这个仪式中,如果你发觉你还可以用你喜欢的方式来过一过,例如说看看书,码码字,看看恐怖漫画(我就这样做),翻翻日记,做些不同的饭菜,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做些具有创造性的事情,你就会发觉其实新年其实也可以有意思的过。

【一期一会】 公车上,突然回想自己是一个很善忘的人,有很多不自觉的东西忘记了,需要别人来提醒。但自己最好成为那一个提醒别人的人,这样别人才信任,才可以带领别人上一个新台阶。 —-2012年8月2日 Event-time 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