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人迹罕至之地:我研读司马贺的 7 个月

Posted on 2017-08-01

自 2016 年 12 月开始阅读司马贺的《我生活的种种模式》至今,司马贺所著的大部分书籍已阅读完毕,阅读司马贺的 7 个月,我完整目睹司马贺的个人经历与学术创造,获益匪浅,思想渐次变化,观察视野与价值大有不同,同时写下大量的读书笔记与思考心得,所有的文章汇集在这个豆列:https://www.douban.com/doulist/45535686/

这 7 个月,我做的事情十分简单,仅仅是想「关注大师的言行,跟随大师的举动,和大师一并修行,领会大师的意境」。世间事大抵知易行难——知道如何做不难,但持续做慢慢做,做出些大时间周期才能体现的东西就难了。这就像大家明明都知道这一条路能走得通,前半段人声喧哗,但后半段草木寂静。

例如无数人想读懂司马贺的《管理行为》,这本被德鲁克誉为现代管理理论的基石,但《管理行为》实在艰涩,可能大部分人阅读未到一半就已经放弃,可是如果你耐着性子把《管理行为》看完,再看司马贺的其他著作《人类的认知》或《人工科学》,理解了司马贺的学习方法,你就会发现《管理行为》改编自司马贺早期的学术论文,是有限理性在管理学的雏形体现,也是司马贺学术初期使用跨学科方法来解决管理定义问题的尝试,《管理行为》实质上就是分解管理学概念并重新定义的过程,完全符合司马贺一贯的风格。

此时你再回过头来看《管理行为》,它就是司马贺解决大问题(以管理学为例)的过程文档,其他司马贺专著也类似——《人类的认知》是解决人类思维如何表征的过程文档,《人工科学》是解决设计科学的的过程文档。

如果你继续深挖,发现了《有限理性的奠基人——司马贺评传》这本书,发现已经有其他司马贺研究者用平实语言解读了《管理行为》,书中不仅梳理了《管理行为》的叙述脉络,更补充了不少管理学的背景资料,增补了司马贺其他的学术成就联系。读完此书,你再回头看《管理行为》,大有一种「她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

一旦你在学习大师的路上走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大师会递给你一棵种子,让你在此培育属于你的一棵知识树,你的知识种子将在知识源头生根发芽吸取养分,内驱成长伸展枝丫,写文章卡片开枝散叶。

与此同时,大师会不经意给你制造惊喜,他会用他的好奇心感染你,让你不自觉对另一个领域产生兴趣,推荐或让你自行挖掘其他领域的知识种子。例如管理学推荐马奇,认知心理学推荐奈瑟尔,符号学推荐罗兰·巴尔特,语言学推荐乔姆斯基……如此这般,从 0 到 1,再从 1 到 N,未来你将收获的是一片蔚为壮观的知识森林,所谓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

人迹罕至之地,也必定有属于你的知识树,同行者,继续向前吧。

P.S. 研读司马贺的之旅仍在继续,第一阶段研读司马贺著作接近尾声,第二阶段是研读司马贺相关论文即将开始,届时我将开启第二次的「三十天读论文」计划。

ChangeLog

  • 2017-08-15 将西蒙替换成司马贺
  • 2017-08-01 念起笔落 3h

相关文章

《管理行为》:像堂吉诃德一样重建管理概念 西蒙的知识树

六经注我

西蒙或司马贺,用哪个名字好?

昨夜(2017-08-04)在读陈超萃的《风格与创造力》的时候,忽然发现陈超萃作为西蒙的弟子一直称呼西蒙为司马贺,顿时醒觉自己一直使用西蒙来称呼 Herbert Alexander Simon 用错了,中文语言世界叫西蒙的人实在太多,而叫司马贺的人只有一个,且司马贺又的的确确是 Herbert Alexander Simon 的中文名字。

虽然说以前一直使用西蒙的称谓也没有什么不对,但使用司马贺这个更中文的词语更能准确定位到 Herbert Alexander Simon,以后就决定以后统一使用司马贺称呼 Herbert Alexander Simon 了。以前的文章我也会将西蒙逐一替换成司马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