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创作法之王云五

Posted on 2017-08-08

终身学习始在自修,知晓知识之源,懂得引水自灌,方可独立成长,但传统教育之自修太多是灌溉喷淋,而并非教人引水自足,以致大部分人皆以为在学校方可自修,以致社会独立后竟不知自修不懂自修,成长断裂,迷茫无措。此时若要推荐一位自修求学之榜样,必须有王云五。

王云五一生身份证的学历只有「识字」,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却成为大学教授,教过胡适,指导论文无数,被称为「博士之父」,曾任民国临时大总统府秘书、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担任过国民政府经济部长、财政部长、还编撰过《王云五大字典》,成就斐然,著作等身。

王云五成才全凭自学,曾在《我怎样读书:王云五对青年谈求学与生活》中谈及使用卡片学习自修做读书笔记之方法。现整理出「王云五谈如何写卡片」的卡片五张,供学习卡片创作之法,参详自修学习之道。

关于利用卡片的方法,凡就所读的书,对其内容某一段落认为足供将来参考者,可以卡片列其标题及所见书籍的页数,再将累积的卡片分类排列,则于应用时一检有关的标题,便可以在已经读过许多书籍的某些页中,同时搜集许多有关的资料。英国学者斯宾塞氏生平读书治学的方法,极善利用卡片。及其去世,遗下十数万张的卡片皆为心血之所集中,而按科学的方法为之编次,随时一检即得无量数的资料。这方法比之我国旧日习惯把读过书籍的重要部分各加密圈,或另行抄录者,其省时便捷实远胜之。

我平时读书所得要点,辄就其原有标题或自拟标题一分记于小卡片上,附注书名与其所见页数。这些卡片各按标题的顺序排列,如此则许多书籍中同样标题的资料,都借卡片的作用而连串起来。以后随时有需参考,只须一检卡片,则凡经涉猎过的资料毫无遗漏。日积月累,这卡片多至数万张,无异构成一种最完备而切于实用的百科全书……

读书时遇有某章某节,读杂志时遇有某文认为有值得将来参考,以备不忘者,辄就其原有标题或自拟标题一一分记于小卡片上,附志书志名与其所见页数及卷数期数。这些卡片,各按标题的顺序排列,如此,则许多书志中同性质、同标题的资料都借卡片的作用而贯串起来。

自迁居台湾以来,牛活复趋安定,仅存的藏书数千册,与新添之少数外国书籍及数十种的杂志,于阅读之余,亦仿此旧习,随手重编一副卡片,迄今已有万余片,虽比诸旧日所有者远逊,然此项新编卡片之资料皆在手边,可以随时利用。因此,偶有撰作或参考,一检卡片数分钟内可以一览而知所有的资料;二三十分钟内,所有资料可以集于书桌左右,予取予求,殊为便利,我现在的记忆力虽未大损,已不如青年及壮年,赖有此项备忘方法,较诸任何优良之记忆力固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由于略读或摘读之书籍都以很短的时间读其全部或一部,因此自然很易忘记,为备不忘,于略读或摘读之某章某节或某段,认为有值得将来参考者,当就原有标题或自拟标题一分记于小卡片上,附注书志名称与其所见页数,各按标题顺序排列。如此则许多书志中同性质同标题的资料都可藉卡片的作用而贯串之。嗣后随时有需参考,只须一检卡片,则凡经过涉猎的资料毫无遗漏。

我在过去数十年来略读或摘读过的书籍杂志曾用此法编制卡片,日积月累,多至数万张,彷佛构成一种最完备而切实的大百科全书。可惜这副卡片现已随我的数万册私人藏书陷于不可知的命运。十余年前迁居台湾,仅存的藏书数千册与新添置之少数外国文书籍,连同数十种的中外杂志,于阅读之余亦仿旧习,随手重编一副卡片,现在已不在少数,偶有撰作或参考,一检卡片,数分钟内便可以一览而知所有的资料,十数分钟内所有资料都可以集于书桌左右,予取予求便利无比。

这方法特别适用于略读或摘读的书志,但精读的书籍,为备忘计,亦未尝不可同样处理也。

父亲逝世后,我(王云五的儿子王学哲)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许多纸盒,内有许多卡片。注有某一标题、书名及页数。又回忆数十年前当我家还住在上海,我在初中上学时。每逢暑假,我们弟兄数人都在帮助他剪贴卡片。那时他正在主编《中山大辞典》,这是「中山文化基金会」资助的。据说这辞典如出版后可能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一套辞典。我还记得是在上海威海卫路住家的邻居租了一幢房子,收集了成千上万张的卡片,还请了约有十位编辑在工作。可惜因为战事发生没有完成,只出版了一本《一字长篇》。单是「m」字就印成一本三四百页约有数十万字的辞典。

小结

水流山暗处,风起月明时。以上五张卡片看似内容繁杂,但只说明一事——懂得自修便是终身学习者构建知识库的开始,若自修是修筑水渠,卡片便是引来活水,流向更深处。■

相关文章:

卡片创作法之西蒙 卡片创作法之纳博科夫

六经注我

王云五以高峰论治学的方法,与司马贺跨学科学习的路线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群的山上必有一个最高峰,但最高峰并不是平地直起的唯一峰顶,往往有许多较低的山峰环绕着它。这个最高峰好像是一项专攻的学科,而环绕着它的较低峰顶,好像是这位专家旁通的其他学科……对于专攻某一专科的人,其所主修者有如最高峰,其所兼涉者有如众峰。……因此,我也用两句话代表:为学当如群山式,一峰突起众峰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