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决策新科学》:拥抱新技术的管理实践

Posted on 2017-08-11

1982 年,计算机开始普及,当时的人们还在着眼于开发计算机工具理性,但司马贺已在呼吁人们重视计算机的价值理性,并率先将计算机思想引入管理决策,提出大量具有前瞻性的建议和预言,例如利用计算机为公司提供决策建议、为组织设计新的人机交互系统、利用信息技术创作新经济等。现在看来,大部分预言已经变成现实,且当时提出的符号思考理论仍具有参考价值。

新技术往往能为公司带来新机遇,如果已经发现一门技术已经是未来的秘密武器,那就该勇敢地拥抱。

在早期,我被邀请为几家公司购置计算机出主意时,我的建议是:他们在做出任何决策或承诺之前,应当着重决定是否需要这种设备和将如何使用这些设备。很快我就发觉我出了个馊主意——只有通过搞计算机得到经验后,该公司才能取得制定有关计算机(或有关任何其它新技术))的高明决策能力。

无知导致恐惧,大量管理层之所以畏惧新技术,往往是缺乏认知新事物的勇气,司马贺用工厂隐喻计算机,将管理层拉回他们的舒适圈处理问题。

可以把信息视作某种有形之物,一串串的符号就象钢条成是塑料带可以进行加工,可以把它们由一种形式变成另一种形式。我们可以把白领(脑力劳动)组织看成是加工信息的工厂;而经理就是工厂的管理人员,他担负着工厂的全部职责,维持工厂的运较;停产时使之恢复生产;在设计中提出建议并贯彻各种改进措施。

使用计算机不应局限在工具理性——处理数据、绘制图表等,更应在价值理性来思考计算机思维如何帮助解决问题。例如组织在遇到其难杂症时,也需要制定批量解决问题的程序。

使用通用程序解决问题的成本通常很高。有利的作法是:把这些程序保留下来,用以对那些确是新奇的没有别的程序可用的环境。假如某种特殊类型的环境重复出现,就应当编某种专用程序,来提供较好的解决方案,提供出比解决通用问题的装置更为便宜的方案来。

当然,更高级就是利用计算机与人类思维的共通之处——符号,来思考与解决问题。P.S. 这方面的论述,司马贺在《人工科学》践行得更精彩。

在解决问题时,人类的思维是由程序控制的,而这个程序将把无数的符号的控制过程组织成整齐而复杂的序列……因计算机也编制出同样的程序,这种程序可用来描述或模拟人类的思维……人们可以编制程序来描述人类符号控制的情况,这些程序可用来诱导计算机去模拟人类的过程。

人类一直在讨论计算机的演化,有人在鼓励人工智能,就有人在躲避人工智能,但司马贺说,计算机就像是人类想象的符号,未知而神秘,类似罗夏的墨迹。你看见的是蝴蝶,它就是蝴蝶,你看见的蝙蝠,它就是蝙蝠,计算机不是外界的现实,而是你自己。

ChangeLog

  • 2017-08-11 整理卡片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