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创作法之梁文道

Posted on 2017-08-16

一直听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因为我觉得《一千零一夜》是市面上最好的读书节目,没有之一。是的,即使是付费的也比不上,其他要么太功利,说的几乎是商业畅销书;要么太显浅,完全没有个人看法;要么太空洞,就是一堆观点罗列……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是「最好的东西几乎都是免费的」这句话的最好注释。

《一千零一夜》是梁文道的宏愿,他想做一千期,「只有晚上,只在街头,只读经典。我从第一期开始听,一期都没有落下,截止至 2017-08-16 , 这个节目已经录制到一百九十七夜,如果这个节目不停,我也会一直听到一千零一夜。

每一期节目,梁文道都是一个人,在马路边、在书房中、在广场边,要么坐着、要么站着、要么走着,无论春夏秋冬,寒暑冷暖,独自对镜头讲上三十多分钟,中间没有休息,几乎没有 NG 镜头,讲书过程思维缜密,语言流畅,各种材料信手拈来,一气呵成。

可能你想问:制作如此宏大精良的节目必定要阅读大量书籍,制作大量读书笔记,如此大的信息量,梁文道如何能记住?而且在节目中娓娓道来?

这个谜底在终究还得他来解开。

《一千零一夜》 之一百八十夜中(2017-05-11 期,《老子》老子与道德经 三),梁文道在节目的已开始回答观众提问说:

「做笔记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的人喜欢就用大笔记本,分两边来写,左边记录重要信息,右边记录那些信息的感想,自己的思考与反省等,但是,说到要做读书笔记,如果你说要做学问的那种吧,我用的是最老土的方法——记卡片。

日本人最喜欢做卡片,德国学者喜欢做卡片,民国史学者也很爱做,当然近代中国学者都喜欢。

做卡片的好处,一张卡片记录的是某一类的题材、某一些的观点、某一页上的信息,有助于你将来归档分门别类。当然现在更方便了,因为你现在根本不用像我这样老土,我是一个习惯用笔用纸的人,才这么记卡片,你现在用手机,用电脑的程序可以实现了,这样你就记录那些专项的事情,方便你事后归档整理,寻索起来就方便多了。」

节目时间有限,梁文道自然没有在节目说做卡片的详细方法,但我觉得,做卡片最重要的不是如何做,而是先开始做。就像当初我开始每天写 1000 字,也没有一开始就寻找方法,而是立马就开始写了;就像我开始学习卡片创作法,也没有一开始就寻找方法,而是立马开始用卡片创作。

清泉奔快,不管青山碍。 十里盘盘平世界,更着溪山襟带。就这样一直写,一直摸索,做中学,学中做,自然会遇见惊喜。

ChangeLog

  • 2017-08-16 讯飞语记转文字,重听转成文字
  • 2017-08-15 听到节目

六经注我

梁文道: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作家,我没有这种原创压力或者欲望,我喜欢自己就是替人服务。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