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与创造力》 :如何用认知科学重新定义设计?

Posted on 2017-08-25

所有的学科知识放置在时光玻璃柜下都会变得死板僵硬,但在认知科学的万花筒中,他们都会变得鲜活可爱。

传统的设计概念解释冗长无聊:「如果从制造与人为对象相关的领域(如建筑、平面设计、时装、工业、室内装潢以及工程设计等)来看,设计可被特别定义为:人类所有为满足一些需要而制造出一些物品,或为适应某些目标而作出一个结构体的创造性努力。这些努力要求专业地考虑美感、机能使用、社会象征和市场销售供求。」

认知科学的设计概念简洁清晰:「设计是用人类认知来操控问题解决的程序」。

设计学科虽然存在已久,但一直没有构建出科学清晰认知图景。新手进入设计领域,面对的始终是一个模糊且不可执行的抽象定义,往往一头雾水,茫然无措。

设计不应该这样,设计本来就该像「设计」本来的样子那样——清晰、简洁、美好、持久。所有人学习的设计,都应该是一门经过「设计」的设计。

司马贺在《人工科学》中倡议,研究设计的手段应该由科学的方法着手,设计科学应该是一套坚实、有分析性、可形式化、可辩证、可观察、可传授的智慧性学理。

所有经过系统化的探索程序所做出的设计应该可被传授、记载或研究。例如设计师在创作过程中会反复验证执行,逐步探讨创作方式,做出最后的作品,这些认知与设计过程可被模仿复制的,应该纳入设计科学。再如学者在研究艺术家的创造过程时,会使用许多不同的方法探讨艺术家可能的创造历程,归纳出创作的智慧,这些认知与研究过程可供他人模仿复制,也应该纳入设计科学。

所以,设计应与认知科学结合,重新检视其概念与定义,分析其风格与创造。只有在「设计认知」被充分定义及了解之后,才能确切分析出设计师如何有风格并且有创意地作出设计,以及在设计过程中风格和创造力是如何发生的。

《风格与创造力》的作者陈超萃,是匹兹堡卡耐基梅隆大学博士,曾在司马贺指导下做研究。陈超萃说:「司马贺是智慧上、哲学上和灵性上影响我最深的长者。他介绍我如何以认知科学将思考模式化。由他处,我学到科学和艺术不是相互独立的。经由他,我了解到当你将自己开放到科学领域中、面对科学的广阔空间时,才会知道什么是做科学性研究的精准本质要求。也从他那里,我更了解到什么才是「最先进的境界」。但最重要的,是从他处,我学到是什么造就了一个好的而且令人尊重的科学家—能够捕捉到并做出最深入的发现。」

如果说《管理行为》是司马贺在认知科学指导下对管理学概念定义的堂吉诃德般的勇敢尝试,那么《风格与创造力》就是陈超萃在司马贺与认知科学指导下对设计概念定义的又一次成功创新。任何人如有意在传统学科领域开拓出一番新气象,司马贺与陈超萃结合认知科学的创新范例都值得仔细参详。

陈超萃研究认知设计的路线,与司马贺相似——首先是确定大问题——研究并发现设计大师的策略方法,试图发现设计风格与创造的认知源头;其次是跨学科表征大问题,使用认知科学、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建筑学、逻辑学等学科知识解释设计概念,走出既定圈子,用更广阔的思路解决大问题;接着迁移学科方法,借助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开辟新途径来剖析设计;最后是重新定义设计概念,总结出认知设计的两个阶段与八种机制与功能:

第一阶段是设计概念生成阶段:1)设计是解题活动;2)设计是做联想组合;3)设计是由目标和约束制限所驱导的行动;4)设计是行动后反思及筑构问题的活动。

第二阶段是设计产品形成阶段,这些活动会在设计过程中循环出现:5)设计是寻求表征的过程;6)设计是利用认知策策的程序;7)设计是某些推理的运用;8)设计是运用反复性的认知的手段生成设计成品。

一个设计首先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活动,先了解问题,构建课题,再拟定目标,做好限制约束,然后运用模拟、隐喻、前例或联想创出设计草案再细心优化。

设计师寻找适当的表征,经过推论、发展、约束完成目标,同时运用策略方法(模拟、隐喻象征、变形、案例、联想或其他方法)生成解答的元素,随时反思问题及解答的结构,确保正确的解题方向,并运用重复性创出韵律和风格。

以上八个认知机制与策略组合运用,就可以整体解释「设计认知」问题。认知,是领会、接受、分析、储存、回收及应用知识,设计是运营知识,操作认知。认知与设计结合,不只勾画出清晰的设计图景,更开辟出设计研究的新路径。

你也曾向往过那时光玻璃柜下的宝物,只是当你拥有之后,不曾认真看过一眼,试着用认知科学的眼睛重新审视,宝物会焕发新光彩。

ChangeLog

  • 2017-08-25 修订
  • 2017-08-22 写成

随感

读完司马贺弟子陈超萃的《风格与创造力》,开始写书评,预计明天即可完成。

这本书知识结构偏学术研究,出现大量的专业术语、图表、数据与例子,如果你没有建筑学或设计学相关知识,你会觉得这本书艰涩难读;又如果你是孤立地看这本书,没有读过司马贺的《人类的认知》或其他认知科学书籍,你会觉得这本书无聊枯燥。

但如果你采用主题读书法,借用其他相关书籍来读懂了全书的叙述脉络,就可忽略其中专业知识,聚焦在作者认知与发现的历程,重点学习作者结合认知科学研究传统学科的方法。

你就会发现,陈超萃与王云五群山学习方法类似——

「一群的山上必有一个最高峰,但最高峰并不是平地直起的唯一峰顶,往往有许多较低的山峰环绕着它。这个最高峰好像是一项专攻的学科,而环绕着它的较低峰顶,好像是这位专家旁通的其他学科……对于专攻某一专科的人,其所主修者有如最高峰,其所兼涉者有如众峰。……因此,我也用两句话代表:为学当如群山式,一峰突起众峰环。」

知识群山之于陈超萃,设计是最高峰,认知科学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的知识、建筑学、逻辑学便是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