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风物变幻,都穿透日常存在

Posted on 2019-03-11

image

笨方法学习周报是我使用笨方法学习的卡片汇总,笨方法四词概之「坚毅、认真、科学、模仿」,想法来源自「笨方法学写作」知识星球,欢迎订阅。本期编号【2019/08W】

1

恐怕,我是个社恐的人,否则约人吃饭这种事情不会让我老婆来。

前阵子去广州办完事情,忽然想找朋友吃饭聊聊,翻翻通讯录,老婆说,你有个朋友不是在广州么?可以约她呀,我忽然醒觉,对哦,竟然都没有想起来。

我的朋友,我老婆几乎都认识,于是就把手机给她,来,你帮我约。

于是,直到她们在微信约好什么时候在哪里吃饭,我几乎都没有参与,朋友也完全没有发觉压根是另一个人在跟她沟通。

哈哈,是不是很可怕?

2

老婆说,你看你,平时也不维护一下和朋友的关系?都需要我来维护。我说,我觉得现在就这样就挺好的,反正我的朋友你都认识,你帮我维护也行,哈哈。

当时我心里想的是,其实我的朋友也都不怎么需要维护吧,几乎都是淡如水的那种,想知道我近况的人都可以从我的博客、公众号、朋友圈看到,一旦见面,彼此总会有话题可以聊一下,「维护」二字总有种刻意的味道,而且科学证明,最好的碰撞往往是在这种「弱」关系产生的。

不过想归想,做归做,那种与朋友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肆无忌惮的想象与记忆依然会大于一切理性。

3

可能,我还是个喜欢孤独的人。

我常常想,自己找个偏僻的小村,自己亲自建一栋小房子,粗略刷墙,再拉个网线,够我读书写作就好了。

那时的生活估计和现在也差不多——自己现在正在珠海西区居住,远离市区,朝八完六之后往往就是自己一个人随便煮些东西吃就好。

以前即使在珠海市区居住过,也几乎是不外出,更多的记忆还是是早上天色灰白就起床,对着阳台前的石花山做伸展运动。这种感觉与海德格尔写的《为什么我们留在小地方》场景感并无二致。

群山无言地庄重,岩石原始地坚硬,杉树缓慢精心地生长,花朵怒放的草地绚丽而又朴素的光彩,漫长的秋夜山溪的奔涌,积雪的平原肃穆的单一——所有的这些风物变幻,都穿透日常存在。

4

大部分时间,在城市居住与在小地方居住也许没有什么区别,除了社交、参加文化活动、办事、找好吃的有点麻烦——来往要两三个小时,多数的日常就是日复一日地读书写作观影睡觉。

当然,我也喜欢城市,我在广州求学过 4 年,我在东莞工作过 4 年,我在北京工作过 2 年。

尤其是北京,会让一个在小地方呆过的人从此眼界大开,更重要的是会让你原来将「遥不可及」变成「触手可及」

刚好最近读完张宏杰的《曾国藩传》,里面就提到曾国藩从湖南小乡村去到北京的感受:

曾国藩在家书中说:「近年得一二良友,知有所谓经学者、经济者,有所谓躬行实践者,始知范、韩可学而至也,马迁、韩愈亦可学而至也,程、朱亦可学而至也。慨然思尽涤前日之污,以为更生之人,以为父母之肖子,以为诸弟之先导。」

也就是说,到了北京,他才知道学问的门径,也才知道原来范仲淹、韩琦那样的大政治家和司马迁、韩愈那样的大文学家也不是高不可及。如果我们切实努力,一步步踏实用功,也可以达到他们那样的高度。

去到城市,除了视野更开阔,生活也更精彩。

我喜欢城市 24 小时都开着的便利店,我喜欢城市在经常打折的大型超市,我喜欢城市街头大排档深夜的钨丝灯光,我喜欢城市每周末都有的各种展览。

5

都在城市与小地方呆过之后,你会发现,在小地方可以彼此对话,在大城市也可以嚣喧孤寂,人或两者穿梭,或随遇而安,怡然自得,就颇有乐趣。

社恐并不是没有朋友,孤独也并不是寂寞。

城市人总担心,在山里呆那么长时间,生活一无变化,人会不会觉得寂寞?其实,在这里体会到的不是寂寞,而是孤独。大都市中,人们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并不难感到寂寞,但绝对想象不出这份孤独。孤独有某种特别的原始魔力,不是孤立我们,而是将我们整个存在抛入所有到场事物本质而确凿的近处。

所有风物变幻,都穿透日常存在。没有谁一成不变,没有谁是在平行线上,所有事物都在相遇,你我终会相遇。

至少你现在还在读这篇文章。

推荐阅读

如果内容对你有帮助,那就买盒卡片助我继续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