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鉴注我15:用过去的寻常来理解当今的荒谬

Posted on 2020-03-05

安裕说:「理解一个时代,我们需要时间沉淀,而目下无法理解的荒谬事,可能要待上另一个二十年才有眉目。」

但其实我们不用等二十年去理解一件荒唐事,多读一下历史,你就会发现历史多得是荒谬事,这些荒谬事也不晓得反反复复多少遍了,但还是会发生。

有的是蠢人做蠢事,有的是聪明人也做蠢事——明知潮流已经滚滚向前了,但权力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当权者便露出了依依不舍的丑态。

日日读《通鉴》,便会发现,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我就且读且做卡片笔记,零散地将部分解读写下,让大家用过去的寻常来理解当今的荒谬。

1

形容一个人没有历史常识,做出逆反时代潮流的事情,我们一般说开历史倒车。

但「开倒车」这个词,感觉是这个人感觉前面太危险,得退回安全地带,但他事实上安全吗?

不一定,只是他在车上,看不见,不知道罢了。

《通鉴》形容为「循覆车之轨」,意思是「走在即将翻车的轨道上」——不是他退回了安全地带,而是他选择了错误的轨道,即将会翻车。

3TYruj.jpg

「重蹈覆辙」中「覆辙」也是这个意思。

明代陆贽在《兴元论续从贼中赴行在官等状》中说:「愿陛下惟事无大小,皆以覆车之辙为戒。」

2

在车上的人,后来翻了车,形势大不如前,有人会说「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也有说「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通鉴》有个说法相当有意思,叫做「神龙失势,与蚯蚓同」。

这句话可以与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的一句话连起来用——

「大鹏展翅九千里,它看不见地下的蝼蚁,但如果神龙失势,与蚯蚓也没有什么两样。」

神龙变成蚯蚓,大概没有多少人会同情,但那些能看见蝼蚁,并且让大多数人都能看见蝼蚁的人,值得我们尊敬。

3

汉朝有个人叫王良,官最大做到了大司徒司直,相当于现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后来因病归乡。

一年后,他被朝廷征召回去做官,但病重不能继续前进,就到朋友家去。

朋友跟他说了一句话「不有忠言奇谋而取大位,何其往来屑屑不惮烦也。」

3TYsDs.jpg

后来,王良就回家,再也不去做官了。

能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当然好。

但,你叫我们这些整天刷微博,一不小心看到蝼蚁的人,是什么感受?

何其往来屑屑不惮烦也。■

六经注我

本文是《十年读通鉴》项目输出的第15篇文章,该项目自2019年1月14开始,已持续415天。

相关文章:读《资治通鉴》半年给我带来的收获


加入「笨方法学写作」知识星球,这一次彻底学会写作。
你将:
⬇⬇⬇
  • 1)习得钱钟书、纳博科夫等写作高手的卡片创作技法;
  • 2)克服写作怕难痛,零基础新手轻松学会写作;
  • 3)获得科学系统的写作指导,52 节课程,52 个习题;
  • 4)掌握学习任意知识的有效方法论:笨方法;
  • 5)遇见更优秀的人,享受被动进步的乐趣。